《中国古典诗词名句集韵》前言(三)

  诗、词用韵不同,本书将古诗名句和词林名句分开编排。

  我国古代诗词虽然讲究押韵,但是早期没有专门韵书。三国时魏国音韵学家李登曾编撰《声类》十卷,不分韵只以五声区别字音。可惜这部“韵书始祖”早已失传。晋代吕静编撰《韵集》六卷,亦已失传。据考,《韵集》是分列韵部的。到了南北朝,随着诗歌创作的发展和盛行,人们对诗歌的音律越来越重视。针对南齐“永明体”的出现,时人提出了“四声八病”之说,为后来格律诗的形成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当时因规范诗韵之需,韵书的编写成为时尚,著名的有周颙的《四声切韵》、沈约的《四声韵补》等。《隋书·经籍志》记载,六朝时期所编撰韵书竟有27种之多,可惜都未能流传下来。隋朝时,音韵学家陆法言、颜之推、薛道衡等根据前人编撰的韵书六种,编定《切韵》五卷,成为后代韵书之基准,影响很大。唐宋时期,诗人用韵以及当时编撰的韵书,都是以《切韵》为蓝本的。唐代孙愐等奉旨编撰的《唐韵》,就是刊正《切韵》而成。北宋初年陈彭年等奉命编订《广韵》(全称《大宋重修广韵》,收入26194字),稍晚的丁度、刘淑等增订《广韵》而成的《集韵》(收入32381字),也都是以《切韵》为根据编修而成的。《切韵》仅有少数残卷流传;而《广韵》和《集韵》则完整地流传至今。《广韵》《集韵》分206个韵部,按平、上、去、入四声编排。

  公元13世纪中期,金人王文郁刊行了一部韵书。因他曾在平水(今山西临汾)为官,故取书名曰《平水新刊韵略》。这部韵书只有106个韵部,比当时通行的《集韵》少了100个韵部。但王只是刊行者,这106个韵部的归并者,已无从考证,后人认为出自金人之手。公元1252年,平水人刘渊刊行了《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分107个韵部,比王文郁的《平水新刊韵略》仅在上声“拯”韵是否并入“迥”韵这点上稍有差别。据考,唐人写诗只用107个韵部,金人因此归并韵部。由于上述两书均与“平水”有关,后人就将其称为“平水韵”。平水韵比《集韵》减少了100个韵部,使用起来更加方便,从此便代替《集韵》而通行。后来金人王、刘的两种韵书都已失传,但“平水韵”的资料仍保存在清代初年编定的《佩文诗韵》中,该书也成为当时士子科考作试帖诗必备的官方韵书。《佩文诗韵》的韵部即“平水韵”的106韵部,分平、上、去、入四声,其中平声韵部30个,上声29个,去声韵30个,入声韵17个。

  在古代,写诗作赋被列为科举取士的科目之一,有官方编订、大家必守的韵书。在传统国学盛行的当下,尚无“法定”的官方韵书,《佩文诗韵》至今仍为广大古诗、近体诗创作者的参考韵书。所以,本书的古诗名句还是依据《佩文诗韵》的106个韵部,并参考当代语言学家王力先生的“一百零六韵常用字表”,以诗句最后一个字所属的韵部,按“上平”“下平”“上声”“去声”“入声”分别编排。诗句主要选自《全唐诗》及五代、宋朝的诗歌,还有少数选自汉代乐府,总共8800多句,涉及诗人600多家。

  词兴起于隋唐,经五代的发展,盛极于两宋。词是配合音乐可以歌唱的乐府诗,又名“诗余”。填词没有像写诗那样被列为科举取士的科目,只是文人业余之“雅事”。词在两宋虽然发展到巅峰,但没有一部公认的“词韵”。唐人填词,通常就用诗韵,填词用韵比诗韵略宽。五代之后,由于语音变化,词人也应时而变,在参照诗韵的基础上,根据实际语音和乐曲的要求变通处理,所填之词尽量做到易懂易唱。由于词人声律知识水平有高有低,时代和籍贯也不尽相同,他们填词用韵差异显著,宽严不一,甚至掺入了一些方言“土语”。

  北宋末词人朱敦儒曾编过一部“应制词韵十六条”,并未得到公认。后来张辑、冯取洽编写的“重为缮绿增补”,最终也没有流传。元明之后,曾有一部“绍兴二年(1132)”刻的《菉斐轩词林要韵》,据考,乃元明间人的伪作,实为曲韵并非词韵。明清时期,词韵书渐兴,如沈谦的《词韵略》、赵钥的《词韵》、李渔的《笠翁词韵》、胡文焕、许昂霄等编的词韵书,但都影响不大。直至仲恒《词韵》和戈载《词林正韵》的出版,才算有了一个比较公认的填词规范。

  本书的词林名句,按戈载的《词林正韵》19个韵部,以所选名句最后一个字所属韵部,分别编排。词林名句主要选自《全宋词》、五代的《花间集》及清代的《纳兰词集》,共计3300余句,涉及词人400多家。

  为方便读者查找古韵用字,“古诗名句集韵”后面附录清代《佩文诗韵》,“词林名句集韵”后面附录清人戈载的《词林正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