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感悟】板凳十年冷,不言一句空

  “大爷,又出来溜达呢?”

  “哎呦,姑娘啊,咋样,吃饭了没?”

  “大爷,吃了吃了,最近家里咋样?”

  “还行吧,来啊,跟大爷在这坐一坐。”

  说着话,两个人便在村头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坐,开始热络地聊了起来。家长里短、孙子孙女读书上学、家里的收入、在外打工的儿子女儿,几乎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每次说起来都有新情况。聊天也不是为了磨牙插科打诨,我把这些事暗暗记在心里,回到住处,就记在本子上。来到熊贝驻村三个多月,那个加厚的工作记录本子,还有几页就快要写完了。

  我喜欢傍晚。读书时算半个文艺女青年,喜欢傍晚绯红彩霞满天的诗意和浪漫;工作后,尤其是后来调到熊贝村作为驻村工作队员,我依旧喜欢傍晚,但原因却实在了许多,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老乡们才会放下手中的活儿,吃完晚饭,凑在一起消食休闲,如此,也就成了我和老乡接触的黄金时间。从开始想要插在他们中间说会儿话时的尴尬和生疏,到后来老乡们“相中”我的脾气性格,愿意跟我吐露心声,我终于走进了老乡们的生活里。

  但是,我并不喜欢深夜。来到熊贝村三个多月,为了尽快熟悉、掌握村情民意,我每晚基本都会留在村中。长长的夜,有时一个人守着村委会一栋楼,感觉有些孤单。从前习惯了灯火的热闹,而工作两年的确体会到了农村的清苦。可越是艰苦,越磨炼心性,我静静坐在办公桌前的灯光下,打开电脑,将一天的工作再核对一遍。扶贫攻坚任务重,贫困户的具体数据一个点也不能出错,因为每个数字都跟百姓的利益息息相关。认真核对完材料,再写下这一天的随笔和工作日志,整理好跟老乡们傍晚聊天时反映出来的情况,一些和政策或者生产相关的问题,查好资料,梳理一下,看哪些是百姓最关心的,隔天找机会和老乡们谈话时,统一给大家讲一讲、说一说。

  喧嚣散尽,乡下的夜色里,虽然自己形单影只,但伴随着一切琐碎事务处理完毕,保存、关机......这整个一套工作做完的如释重负,我心里很踏实,也很宁静。洗去浮躁、戒除娇气,基层的确艰苦,但一想到能为百姓做点实事,心中就十分甘甜;基层的确劳累,但能用自己的力量为老乡们解决一些困难和问题,再苦再累都化作欣喜和慰藉。

  名在人在、人在心在、心在力在。真正“走”到百姓身边,“驻”进群众心里。访民情、解难题、谋发展,这些汇成了驻村干部存在的全部意义。想要让群众视自己为“亲人”,那就要先把百姓当做亲人。“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基层工作更是如此,做精准扶贫、下村援建,就要甘于寂寞,或是皓首穷经,或是扎根田垄,每一分钟都不应虚度,每一天都要有所作为。

  还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三十多年前,他到延安农村插队的经历时说:“农村基层是一个锻炼人的平台,这种锻炼是人生中宝贵的一笔财富。我自己当年也在农村基层干过。农村基层的工作经历是人生的一个坐标,有了这个经历,就更清楚地知道什么是群众、如何尊重群众,知道什么叫实事求是、如何尊重事实。要珍惜现在的机会,不断地磨炼自己,提高自己的水平与素质,更好地为农民服务。”基础的路长,就用脚步去丈量;农村脱贫的路险,就用足尖去探寻。选择基层,凭借的是一种情怀;初来基层,靠的是一股劲;但是越往后,在农村待得时间越长,才发现,最终真正留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的,是这片土地的情深意长,是老乡们那一声亲切的“小华”,那一声“闺女”。时至今日,这份饱满的情愫沉淀在心中,已然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用最朴实的行动,去诉说我对这方乡土无限的爱恋。即使它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可它又是那么实实在在、真真切切。

  风雨春秋,四季斗转,这个关于基层的梦,以前在做,现在在做,以后,还会继续做。就让我化作那田野乡间的一株草,即使根叶微薄,但能用小小的力量去固着一抔黄土,也是幸福。就那样怀着一颗虔敬的心,在风中摇曳,在泥里生长,永远凝望着。

  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林口乡熊贝村大学生村官 付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