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过去股东会说了什么?20个经典问答告诉你

  芒格说:“老理儿,靠谱。”

  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将在5月4日开启,作为全球投资人最关注的投资盛宴,95岁的芒格和89岁的巴菲特将慷慨分享他们数十年的思考与智慧。

  期待的同时,回味两位大师过去那些年在股东大会反复提到的“老理儿”,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聪明投资者整理了过去几年股东大会最有价值的20个问答,分享给大家。

  问1:回顾过去,两位觉得有哪些后悔的,如果不是那样可以更幸福?(2016年)

  巴菲特:查理 92,我 85。他每天都的事自己都非常喜欢,我觉得查理一辈子都这样,别看他现在 92,他不管什么年纪,都做着自己喜欢的、有意义的事,他能从中得到回报,对社会也有贡献。

  我们运气都特别好。我们俩合伙也很开心,我很知足,没任何抱怨和不满。

  如果你说的是关于投资方面的,我当初真不该买纺织公司。

  芒格:回头看,我不为钱赚少了后悔,也不为名气不够大后悔,我不在乎这些。有一件事,我是真后悔:我开窍太慢,聪明得太晚。这也是好事,别看我现在虽然 92了,无知的地方还多着呢,还可以继续学习。

  问2:你们的核心理念,最独特的原则是什么?(2010年)

  芒格:求真务实。我们特立独行,一个是我们的做法符合我们的性格,另一个是我们的做法卓有成效。就这么简单。什么事做对了,我们会总结经验,一如既往地做下去。生活中有一条最朴素的道理:做对了,重复做。

  问3:如果你们能对 50 年前的自己说几句话,你们会说什么?(2013年)

  芒格:保持理智,勤奋努力。老理儿没错。

  巴菲特: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们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儿,然后全力以赴投入进去。我们经营伯克希尔和玩儿一样开心,开心到有负罪感。

  问4:你们如何预测一家公司的产品将来能否成功?(2018年)

  巴菲特:住在加州的一位年轻人,去女朋友家做客,带了一盒喜诗糖果作为礼物,他得到了女朋友的亲吻。那一刻,这位年轻人对喜诗糖果的价格敏感度完全消失了。

  所以说,我们最喜欢的是那种能让人亲你,而不是扇你耳光的产品。

  1960年左右,菲利普·费雪写了一本书,《怎样选择成长股》,这是最经典的投资书籍之一。费雪讲了“四处打探”(scuttlebut)的投资方法。

  本格雷厄姆教给我的方法主要是看数字,费雪讲的方法和格雷厄姆的方法不同。费雪的书非常经典。只要勤跑、勤打探,就能收集许多有用的信息。现在,人们管这个方法叫“渠道调研”。

  有的产品,是投资者自己可以获得直观感受的,有的产品不行。获得的感受,有时候可能是错的。不过,这种投资方法非常有用。

  问5:我们希望能够把一亿中国股民从投机带到合理的投资理念上来。巴菲特先生,你能不能给我们提出一些善意的建议或者鼓励?(2017年)

  巴菲特:30年代的一本书指出,“投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危险。投机总是有机会的,但是当投机受不到控制,人们会因为投机变得异常兴奋。”

  市场就像赌场,人们都有这种特质。当看到别人富裕起来,自己会非常希望投机,而不是心平静气做价值投资。市场很热时,很多新股表现地很好,很多人被吸引进来投机、赌博。这是美国的教训。

  人们喜欢赌博、投机,会变得自满,会进入到一个舒适区,一旦市场发生变化,他们无法预知或防御。但是市场长期会引导人们正确投资。

  问6:您投资过中国的中石油和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请您为中国的新一代 CEO 提供一些建议。(2012年)

  芒格:我们没什么建议可提供给中国。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发展到今时今日很了不起,可以说,是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

  巴菲特:在我们 60 年的投资生涯中,我们总结出一个经验:给别人提建议根本没用。伯克希尔最大的四笔投资规模为 500 亿美元,其中有一笔,已经投资了 20 年。

  我们和这四家公司的 CEO 多长时间交流一次呢?每年平均不到两次。我们做生意不是靠我们给 CEO 提供建议。哪家公司,如果一定要靠我们俩提供建议才行,我们肯定不投资。

  问7:如何才能知道自己的能力圈?(2014年)

  巴菲特:关键是要有自知之明,在投资中如此,在投资之外也如此。我们还算比较了解自己的能力圈边界。

  一个人要实事求是地评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有的人做得到,有的人做不到。许多 CEO 根本搞不清自己的能力圈在哪儿、大小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