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滁州女青年的“真爱”竟是“桃色陷阱”

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合适的年龄,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相信是很多女孩的梦想。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大龄剩男、剩女也是越来越多,就有人打起了大龄剩女的注意。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起来看看。

受害人 小石:我这个年纪大了一点,我父母有时候也讲有时候就比较反感。我就想自己鼓一鼓气找个好的对象,然后等都稳定了结婚给他们看一下。

家住滁州明光市的女孩小石,眼瞅着已经年过三十,身边的好姐妹也都陆续结婚生子,可她仍旧是一个人。家人催促不说,自己也是十分着急。去年七月份,从当地的一家网络论坛上认识了一位男子,而且该男子的各项条件都让她十分中意。

受害人 小石:他自己是公务员,他父母条件也挺好的。我觉得我自己年纪也大了,看他条件还可以,我讲交往交往说不定就能够成就一份姻缘,这样的话家里面也不急了,我自己也了了一段心事。

据了解,这名男子姓王,自称是一名军转干部。目前在滁州某司法所工作。随后,两人相互加了微信,开始了交往。

受害人 小石:本来我也不是很相信,我讲怎么可能 这男的条件这么好,到现在还没结婚,但是他经常给我发照片或者吃饭的时候打电话聊一些工作,我觉得这估计是真的。

小石告诉记者,王某平日里表现的非常热心,经常主动给她发微信嘘寒问暖,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对方也是想法设法逗她开心。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到,自己终于遇到了那个对的人。

受害人 小石:自己各方面又不是很突出,能找个这样条件的人不容易。他又表现出来想结婚,我感觉真的就是能在我这个条件遇见他这样一个人,我自己觉得受宠若惊。

就这样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由于之前有一位男性朋友找小石借了5000块钱,但事后耍无赖迟迟不愿还钱,想到王某是在司法所工作,小石便向他咨询如何才能把钱要回来,对方表示这都是小问题,但需要签个协议,一切交给他办就行了。

受害人 小石:他说这个东西比较正规,我们需要去一个正规的场合。他就把我带到了他工作的那个司法所,我一看到去司法所这个地方都敢去了而且都在那办公室里面工作,我彻底就相信他了。

没过两天,王某向她通知了事情进展并表示她的那位朋友是一个骗子,而且受骗的不只她一人。由于涉案金额较大,已经立为刑事案件,小石可以获得包括精神赔偿费等两万四千多元,但要想拿到钱就得花钱打点一下,就这样小石通过微信给王某转去了2000块钱。

受害人 小石:过段时间,法院的人给我打电话了,讲因为这个案件这个男的在打点的时候被人家发现了,如果我想救他一定要花钱私了。

想到王某都是因为自己才惹祸上身,小石没有多想便给对方转去了一万多元,没想到事情到此远没有结束,后来王某又以各种名义,三天两头地找小石要钱,身处恋爱期的小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

受害人 小石:他一直在要,我那个案件一直没有个头,搞到最后五六万块钱都下去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小石几万块的积蓄大都打了水漂,此时王某也没有了往日的殷勤经常联系不上。直到这个时候,小石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遇到骗子了。随后在家人的陪同下,小石来到了滁州市公安局琅琊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报案。

吴越 办案民警:以各种理由,今天我给你找个律师 你要给我代理费,明天我要打听做个消息我要给法院的人一点好处费。通过这些方式方法从2018年7月份至2018年12月份这六个月骗了这个女的大概六万多块钱。

掌握这一消息后,办案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并很快确定了嫌疑人王某的身份。今年2月10号,警方在一家宾馆内将他抓获,对于自己的犯罪行为,王某也是非常爽快,很快承认了自己冒充国家工作人员骗取小石的经过。

犯罪嫌疑人 王某:那时候也没有多想,认为用国家公务员身份这样比较吸引她。

据犯罪嫌疑人:王某交代,自己的父亲是滁州某司法所的聘用人员,这个司法所他之前也多次去过,对里面的环境比较熟悉,为了让小石彻底相信他,特意选择在司法所没人的时候,将她带到了那里。

吴越 办案民警:正好中午的时候司法所没有人,他就把受害人小石喊过去之后正好穿上他父亲的衣服 在司法所里面跟他谈话,这让受害人认为你穿了司法所的衣服,你肯定在司法所工作。

小石反映曾有法院和律师给她打过电话向她要钱,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王某还有同伙不成?

民警:所谓的律师法院工作人员都是王某编出来的,在编的过程中打电话给受害人就是王某在街边花钱雇人叫他打电话给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