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后备军中的励志董事长:曾被踢出局 如今卷土重来

3月22日,万众瞩目的科创板首批9家申请公司中,宁波容百位列其中。宁波容百董事长白厚善用亲身经历诠释了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高度体现在,他跌到谷底后,能够反弹多高。

6年前的3月份,北京的春天已经到来。但对于白厚善来说,他职业生涯的冬天却刚刚开始。这一年,他被一手带大的公司——2010年登陆创业板的当升科技(300073,SZ)“踢出局”。这家公司从创立到上市,白厚善都可谓是功不可没。

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于当升科技来说,白厚善起到的是从0到1的作用,不可替代。离开当升科技之后,白厚善依然选择了锂电池正极材料行业,并在2014年重组创立了宁波容百。5年之后,新公司估值已经近百亿元。在2019年的春天,他带着自己的公司卷土重来,再次冲击资本市场。

被踢出局的创始人

2013年3月,白厚善向当升科技递交辞呈,突然要离开这家相伴近20年的公司。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1992年,北京矿冶研究总院成立了一个以白厚善为组长的研究组,主要从事电子陶瓷添加剂产品的开发。这个小组就是当升科技的前身。

2001年,北矿电子中心改制设立当升有限公司,开始在电子级氧化钴产品的基础上开发钴酸锂产品,并于2002年批量生产了第一代钴酸锂产品,成功进入锂电正极材料行业。

白厚善作为创始人,在公司改制中获得相当比例的股份。据宁波容百官网介绍,由此,他也成为中国工业部门大型院所改制个人持股第一人。截止到2010年当升科技上市时,白厚善持有公司股份超过五百万股。

如果说公司研发的这些产品展示了白厚善的科研实力的话,那么当升科技逐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谋求登陆资本市场等则展现了他的资本运作能力。

在2008年左右的一次会议上,白厚善介绍了公司发展历程,企业改制之后,他就设计了包括上市计划在内的公司发展路径。他从2002年开始就开始寻找风险投资,但是真正获得风险投资是在2006、2007年。

在他看来,资本对于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企业谁首先获得风险投资,谁就会脱颖而出。”白厚善曾公开表示,“从我对行业的判断,我们会成为(行业内)第一个上市的公司,上市以后,会把与其他企业的差距拉得更大。”

不过,白厚善当时的判断似乎过于乐观了一点。公司在上市之前已经在国内做到了业内第一,但上市之后业绩开始变脸,甚至不如以前。登陆资本市场第一年,公司的盈利能力虽然有所下降,但净利润仍超过3000万元。但在第二年,公司净利润亏损超过70万元。这位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破格提升的教授级高工,在将近50岁的时候,人生遭遇到了重大挑战。

2009年10月创业板开通后,当升科技趁势登陆资本市场,一时间成为投资者的宠儿。当升科技2010年4月上市时,正值创业板高潮。公司以36元/股的价格发行,发行市盈率高达78.26倍,上市首日的收盘价也达到62.58元。

公司业绩变脸后,在第一大股东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看来,白厚善似乎不太适合再掌舵这家公司。2013年,代表第一大股东的董事长提名新的总经理,取代白厚善。

当时3名董事还投了反对票,他们认为事前未能广泛征求相关股东的意见,对候选人的详细信息掌握不足。不过,这些小波澜不能改变白厚善的命运,白厚善在那年春天向当升科技提交了辞呈,黯然离开。

重整旗鼓冲击科创板

从创业到上市,再到最终离开,对一个企业家来说,白厚善的人生沉到了谷底。

不过,这个挫折并没有让他跌倒,白厚善凭借着自己人脉和资本运作能力,再次进入锂电池正极材料领域。

白厚善离开时,还得到了一批追随者的支持。比如宁波容百董事兼副总经理张慧清,他历任当升科技总经理助理、生产总监、运营总监、副总经理兼生产总监等要职。

2014年,白厚善重组宁波容百的前身宁波金和锂电,而这家公司是国内最早生产三元正极材料的三家企业之一。借助这一平台,白厚善再次走上资本之路。

目前,当升科技市值在130亿元左右,而宁波容百截至去年6月份估值也已经近百亿元。2018年6月,宁波容百再次进行增资时,金沙江投资作为公司C轮融资的投资者,增资价格为每股25.58元。按照这一数据计算,宁波容百的估值已经超过97亿元。

历史总是这么巧合。6年后,也就是2019年的3月22日,上交所公布了首批9家申请上市科创板的公司。其中,白厚善的宁波容百位列其中。

有意思的是,白厚善在离开当升科技后,一些投资者依然关心两者之家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