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嵐“三變”

喬嵐“三變”

喬嵐“三變”

兩排婀娜多姿的女孩列隊走過一輛戰車,從戰車背后走出時,卻“變身”為兩隊戎裝持槍的女戰士。不久前,這段抖音視頻引來無數關注。

這段視頻拍攝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31635部隊女子導彈連,也是響當當的陸軍首支女子導彈連,更是全軍一支屢創紀錄的“巾幗利箭”。

山西籍女兵喬嵐就在其中。記者日前深入部隊,探訪喬嵐不到一年時間從女大學生到普通女兵再到戰斗女兵的蝶變故事。

大一入伍:“我也要當兵!”

6月的廣西桂林,時而驕陽似火,時而大雨瓢潑。訓練場上,喬嵐一身戎裝攀上幾米高的戰車車頂全神貫注地架設天線,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流下來。

喬嵐今年20歲,家在臨汾市堯都區賈得鄉周家庄。2017年,她參加高考考上四川文化藝術學院。大學的日子平平淡淡,波瀾不驚。當時,電影《紅海行動》熱映,喬嵐和同學一起去看,熱血沸騰:“我也要當兵。”2018年,恰逢部隊到學校征兵,喬嵐報了名。

想當兵,並非一時沖動。喬嵐爸爸一直有部隊情結,喬嵐的想法首先得到爸爸的支持,可媽媽卻擔心寶貝女兒吃不了部隊的苦。直到臨行前一個月,才鬆口告訴喬嵐,她已經背著女兒看了很多有關女兵的影視資料,既然喬嵐選擇了入伍,可以去鍛煉成長一下。

在四川省綿陽地區報名的新兵中,經過層層篩選,喬嵐入選作戰單位當兵,進行訓練。

終於擠進作戰單位當兵,喬嵐很是興奮。但新兵連的訓練卻讓喬嵐一度質疑自己的選擇:訓練又苦又累,工作單調乏味,每天在大草場除草——這哪裡是自己想要的配槍戎裝的當兵生活?放著安逸的大學生活不過,自己所為何來?這時候,喬嵐特別想家,想爸爸媽媽,沒少掉眼淚。

“不苦不累,當兵無味”“不拼不搏,等於白活”。新兵班班長牛俊蒙發現了喬嵐情緒異常,就用自己的切身體會開導喬嵐:“一點一滴進步,堅持就是勝利。”

“當兵就是要有兵味。”牛俊蒙也是大學一年級入伍,當了2年通信兵后,她感覺做一名后勤保障兵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當兵生活。她給部隊首長寫信,主動要求到戰斗連隊。一路摸爬滾打成長,牛俊蒙已是女子導彈連的一名帶新兵的班長。班長的經歷感染著喬嵐:“班長行,我也一定能行。”

6個月新兵訓練結束,喬嵐果然從眾多女兵中脫穎而出,被選拔到女子導彈連。

進入戰斗連隊:“請叫我戰士,不要叫我女孩!”

“請叫我戰士,不要叫我女孩!”在女子導彈連榮譽室,這句話鐫刻在一進門的影壁上。這也是女子導彈連戰士的經典語錄。

讓高學歷戰士發揮其人才優勢搶佔先機,是未來戰場的發展趨勢。女子導彈連90%以上的官兵都是大學以上學歷。以前,部隊許多女兵都屬於保障序列,通信兵、醫務兵等居多,隨著軍隊改革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女兵進入戰斗序列。喬嵐所在的女子導彈連正是女子戰斗連隊的先行者。

喬嵐下連,才知道這支部隊,與家鄉山西有著深厚的淵源,有著厚重的光榮歷史。

女子導彈連所在的防空旅,是新中國成立后參戰最多的部隊之一。其整編組建的兩支主體力量均於1937年發源於山西呂梁太行,前身最早可追溯到山西新軍的“青年抗戰決死第四縱隊”以及賀龍與關向應在晉西北抗日根據地建立的興縣、嵐縣游擊隊。女子導彈連是陸軍最早成建制的女子戰斗連隊。2013年組建以來,導彈射擊3次破全軍紀錄,4項戰法被上級推廣,連隊連續6年被集團軍、原廣州軍區、戰區陸軍評為基層建設標兵單位。

喬嵐下連,上的第一課就在連隊榮譽室,喊的第一句口號就是連訓“不讓須眉、不畏強敵、不辱使命”,寫的第一封家書就是介紹連隊戰斗歷程。喬嵐立志將自己的“女兵夢”融入偉大的“強軍夢”“強國夢”。

剛開始,喬嵐不熟悉戰車,腿上磕得青一塊紫一塊,舊疤還沒好,新傷又把舊疤磕爛了。“疤痕是最榮耀的勛章”,從“兵小丫”到“火鳳凰”,老兵都是這樣過來的,喬嵐同樣不服輸。在女子導彈連,戰士們都把戰車看作熟悉和親密的“男友”,颯爽英姿的女子,駕馭幾十噸重的“龐然大物”,在訓練場上風馳電掣。

戰場隻分勝負,不論男女。戰車一停,需要墊木支撐。墊木都是三四十公斤重,男人們拎著都費勁。喬嵐她們的訓練從剛開始兩個人抬,到一個人拎,再到拎起來跑。剛下連的一次訓練,喬嵐在這個環節拖了后腿。“現代戰場以分秒論輸贏,耽誤的這個時間,我們早就被敵人消滅了!”挨了批評,喬嵐發憤訓練,如今拎起墊木快步如飛。

訓練有多苦?喬嵐手背看起來和普通女孩一樣嬌嫩,可手指肚和手掌心都起了老繭。

千錘百煉才能脫繭嬗變。在艱苦訓練中,喬嵐再次脫穎而出,被配置到關鍵戰車的二號手輔助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