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弗格森一句话,他狂奔80米换了1张红牌!23年的绝美爱情

"My girlfriend is like Google."

-我女朋友就像谷歌一样

"Because she knows everything?"

-因为她知道所有事情?

"No,she has everything I'm searching for."

-不是,因为我想要找的,在她身上都有。

不怕大家笑话,这是我23年前写的一首三行情书。我,一个乡下的穷小伙,来到了曼彻斯特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神,只能默默自惭形秽。做梦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嘿,总有一天,我会……

2019年3月28日,这一天,我的梦想成真了。

我是奥莱-索尔斯克亚,我和曼联23年的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了。

1996-2019,足坛最牛的临时工转正了!请继续相信爱情!

玩沙滩球的索尔斯克亚

1973年2月26日,多么美妙的日子,这一天我来到了世间,出生于挪威的克里斯蒂安松。我的家乡非常美丽,它位于挪威中部,是一个沿海小城镇。我的父亲是个运动健将,他不仅踢球厉害,摔跤也相当的霸气。不瞒各位,他曾7次当选挪威的古典式摔跤冠军。

1996-2019,足坛最牛的临时工转正了!请继续相信爱情!

收到球鞋,索尔斯克亚非常开心

所以,我从小非常害怕父亲,不敢惹他发怒。也不知为什么,我父亲后来竟然成为了一支足球青年队的主帅。近水楼台先得月,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我从小就爱上了足球,并在父亲的训练课开始前帮忙摆放道具。

上世纪70年代,利物浦称霸欧洲,我周围的很多人都是红军球迷。和他们一样,我也会经常穿上利物浦的球衣,在大街小巷里穿梭。现在,我童年时的老师经常拿这件事嘲笑我,说曼联不是我的初恋,利物浦才是。拜托,这事也不能怪我啊。试想一下,哪个歌迷会不喜欢麦当娜?(彼时的利物浦确实很强大)

1996-2019,足坛最牛的临时工转正了!请继续相信爱情!

索尔斯克亚的父亲(后排左一)曾在克劳宁根效力

1996-2019,足坛最牛的临时工转正了!请继续相信爱情!

索尔斯克亚(前排左一)也来到了这支球队踢球

克劳宁根俱乐部是我足球生涯开始的地方,它是挪威的第三级别球队。1959年的时候,我父亲也曾在这里踢过球。有人说我正式接过了父亲的衣钵,但我相信自己肯定会青出于蓝。

在克劳宁根,我还认识了希耶,她后来成为了我的妻子。那会,我和她经常在一起训练。现在,我们有了三个孩子,老大已经18岁了,他也很爱踢球,但这家伙竟说他最喜欢的球员是鲁尼,不是我。

1996-2019,足坛最牛的临时工转正了!请继续相信爱情!


1995年的时候,我加盟了莫尔德俱乐部,当时的主帅是哈雷德,正是他坚持要将我买来的,转会费为20万挪威克朗。莫尔德很小,人口数仅为2.7万,主干道只有300米长,而且这条主干道还是全镇唯一的一条大街,就没几家商店。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这里的人都为足球疯狂,莫尔德主场的容量为1.2万,全镇50%的人口都拥有季票。我认为,这就足够了。

1996-2019,足坛最牛的临时工转正了!请继续相信爱情!


当时有媒体批评我身体不强壮,速度不够快,带球也慢的要死,我没说什么。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少说多做的人。我知道,作为一个前锋,能进球就行了。1995年1月-1996年6月,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我在38场联赛中轰进31球。

这世界看上去很大,却又小的厉害。很快,我在挪威的超神表现就引起了那些欧洲大球会的注意,但这中间却不包括曼联。我和曼联的邂逅过程很有戏剧性,现在想来颇为感慨命运的戏弄。

1996年的夏天,曼联主帅弗格森想买一个前锋和一个后卫。前锋人选,他早就看上了阿兰-希勒。后卫人选,他认为挪威国家队的罗尼-约翰逊是个好苗子。于是,弗格森安排球探到挪威来考察约翰逊,他们在看台上观看了挪威VS阿塞拜疆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