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辉版《茶馆》经典重塑 如何与今天对话

    原标题:经典重塑,如何与今天对话

    

    在乌镇西栅评书场举办的小镇对话

    

    孟京辉版《茶馆》剧照

    

    《小王子之风沙星辰》剧照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是孟京辉“重塑”的老舍经典《茶馆》,这部经典被孟京辉用极其当代的方式解构演绎,让观众卷入了一场当代美学风暴。在之后的“小镇对话”上,孟京辉和多位戏剧专家以《经典的重新演绎》为主题,探讨了关于经典改编的种种观点,孟京辉认为,“艺术家有对经典重塑最朴实的权利,但要真正地和今天进行对话”。

    这版《茶馆》给老舍经典文本注入新的生命力

    在乌镇西栅评书场举办的这场小镇对话上,嘉宾除了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茶馆》导演孟京辉,还有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沈林、德国著名戏剧学者汉斯-蒂斯·雷曼以及德国知名戏剧艺术家塞巴斯蒂安·凯撒。其中,凯撒担任了此次《茶馆》的戏剧构作。

    经典改编非常容易引发争议,孟京辉版《茶馆》,有观众看完后回味无穷,也有观众表示“一言难尽”,还有观众中途离场。一开场,所有演员身着白衣黑裤的现代装,坐在舞台上高低不同的各个空间,以接近吼叫的方式读出《茶馆》中的台词,开始了对《茶馆》的当代重塑。之后,每一幕老舍《茶馆》原剧本中的对白,和由此生发出的新的剧情与台词穿插进行……

    沈林认为孟京辉版《茶馆》有许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最好的地方就是让我觉得老舍的作品变得更加丰富了,至少逼着我们去想一些曾经看作品的时候从来不曾想过的东西。”

    雷曼认为孟京辉版《茶馆》给老舍的经典文本带来了新的生命力和活力。“靠戏剧的方式来呈现戏剧化的文本,而且保留了老舍先生原作文本的原汁原味。通过大量舞台技术阐释文本的方式也让这版《茶馆》拥有重新阐述文本的意义。”

    孟京辉版《茶馆》中,有些桥段不是来自原作,但是埋藏在原作当中。“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原作不尊重,这恰恰意味着我们对原作极大尊重。”雷曼很高兴这个作品里有太多的现场性和自由度,“看这部剧的观众,有的说跟他们期待的有些不一样,有的说预计到了就是这样一个结果,他们对原著也产生了不同见解。这样一个阐释方式使得作品与观众产生了一个更好的联系。”

    与作者对话,然后用新的舞台形式重新阐释

    对于经典,沈林认为最不好的一种态度就是把它放在磁盘架上,“我觉得这样经典就不再是经典,而是标本了,是死的。怎么样是活的呢?我觉得其实是一种与作者的对话,觉得和作者是有话说的,是亲切的。”

    这次中德合作《茶馆》,是凯撒首次接触中国当代戏剧作品。“首要的一步就是怎么样去接近老舍。”他回忆开始创作《茶馆》的初期,不仅看了《茶馆》,也去了老舍纪念馆和关于《茶馆》的一些博物馆。

    真正开始排练从9月开始,但是从2月就已经开始讨论大量文本。“我们用这样的方法,让压在我们身上的大山一点一点挪开。其实这座大山的重量不仅仅来自作品本身,更多的是来自外界给予它的名誉。然而也是因为这种原因,我们更应该去改变经典,让它与我们产生交点。”凯撒说,“讨论原作文本也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让我们更好地明白它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核心人物又有怎样的内在可供挖掘。”

    比如,他们最开始对王利发这个角色产生了兴趣,发现女性在老舍的《茶馆》里虽未明显置于台前,但隐隐中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比如王利发的妻子、小丁宝这样的角色都有丰富的内核。“如果你有足够的时间想象她们,说不定她们可以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是完完全全的一部新的戏。”

    听完凯撒的分享,雷曼表示:“对于原作当中人物台词性格所有一切做好足够研究,然后用新的舞台形式重新阐释呈现它,这一点非常重要。”

    有些人认为当代戏剧的创作是对经典的一个破坏。对此,凯撒强烈反对,“我们不是在破坏经典,而是重新去好好地读这个经典,然后从里面把它更多的能量带出来,最后放入我们自己想要放入的新生的东西。”

    与今天对话,经典要与当代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