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講是我報黨恩的最好方式”

“是《毛主席語錄》指引我步入了讀書、識字的道路,是共產黨的好政策讓我從一個貧困家庭的孩子逐漸成長為一名公務員。共產黨的恩情比父母還深,我要用我的一生去回報黨的恩情……”這是自治區級“四講四愛”宣講員加忠在每一次宣講中的開場白。

加忠是那曲市安多縣家喻戶曉的宣講“名嘴”,他總是用群眾的話講解黨的理論,課堂氣氛也不拘謹,觀眾隨時可以就理論問題提出自己的看法,發表不同的意見,讓基層牧民群眾愛聽真懂。

退休不褪色的宣講“名嘴”

1957年,加忠出生於安多縣瑪曲鄉一個貧困家庭,小時候靠著幫別人放牧來貼補家用。雖然生活困難,但加忠從不放棄自我提升。這個求知若渴的放牧娃,憑借驚人的勤奮和天賦,從基層“秘書”做起,並先后在安多縣各鄉鎮擔任領導職位,直到退休。

“他一刻也閑不住”,這是老伴諾地經常挂在嘴邊的話。2014年7月,加忠從安多縣人大副主任職務上退休,但他“退休不退崗”,很快承擔了更多重要“職務”:安多縣退休黨支部書記、安多縣扶貧工作監督員、“四講四愛”義務宣講員——他始終用實際行動服務著人民、回報著黨的恩情。

在眾多“職務”中,加忠最看重的,還是“四講四愛”宣講員。他說:“我希望通過我的宣講,能夠讓更多的人清楚明白惠從何來、惠在何處、惠有多少,讓更多的人真心實意地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

那麼,如何將黨的理論傳達給廣大群眾,讓牧民學員聽得懂、用得上?對此,加忠有自己的一套辦法。

作為土生土長的安多人,又有基層近30年的工作經歷,加忠對牧區群眾的情況非常了解,他知道群眾樂意接受什麼樣的表達。因此,案例式宣講是他經常採用的宣講方式,而且他提出的案例往往都是廣大農牧民所熟悉的和切身體會的。“用身邊的案例引出理論問題,從而引起大家的思考,最后用黨的理論來解答問題,這種宣講方式深受學員的普遍歡迎。”加忠說。

加忠每到一處宣講,那裡都是人滿為患。群眾紛紛表示,我們喜歡加忠老師這樣寓意深刻、能打動內心的宣講。加忠老師經常以情深意切的表達和喜聞樂見的形式,讓我們真正明白“恩從何來、恩向誰報”,鼓勵我們在黨的各項惠民政策支持下,通過自己的雙手脫貧致富。

扎仁鎮9村黨支部書記拉古曾拿著哈達跑過去,恭敬地說:“您的課講得太好了!這是我聽過的最受益、最精彩的一次宣講!”

勤學求實效的宣講骨干

今年5月20日,在安多縣帕那鎮帕那社區居委會,一場“四講四愛”群眾教育實踐考試比賽正在緊張地進行著,來自社區居委會50多名參賽選手個個爭分奪秒、奮筆疾書認真答題。

不一會兒,考試時間結束,作為監考員的加忠提示大家停筆,收卷。加忠告訴記者,要想群眾牢牢掌握黨的理論知識,光靠幾節課是不行的,還要通過交流和考試來檢驗宣講成效。

令大家想不到的是,這份試卷卻是加忠自己出的,並通過了安多縣編譯局審核。但是,僅憑加忠一人之力,制作這份內容精良、題量適中的“四講四愛”測試卷,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刀不磨要生鏽,人不學要落后。”加忠如是回答道。在加忠家不大的客廳裡,擺滿了《毛主席語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藏文版)》《“四講四愛”宣講提綱》、各類法律書籍和黨政方面的政策讀本。平日裡,加忠就會拿出書籍,加強對黨的理論、新舊西藏歷史、“四講四愛”、民族宗教政策、脫貧攻堅等知識的學習,並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記錄下來﹔此外,加忠還隔三差五跑到安多縣宣傳部資料室,了解並抄錄黨的最新政策解讀情況。

“現在網絡通信那麼發達,基層百姓的認識水平今非昔比,我拿原來的知識給他們講今天的政策,肯定講不好、講不透。”加忠說,隻有通過不斷的學習,才能跟得上理論創新的步伐,才能悟得深、講得好,才能用深入淺出的語言把理論變得讓人易於接受。

安多縣建立了一個“四講四愛”微講堂群,方便宣講員們線上交流。加忠是群裡最“活躍”的一個,他每天都會把自己的學習筆記分享給群裡的宣講員,並與大家一同解讀國家政策,探討宣講方法和技巧。在加忠的感召下,全縣93名“四講四愛”微講堂學員在各自的村裡也建立了“四講四愛”微信聯絡群、交流群等,掀起了安多縣在線理論學習的熱潮。

除此之外,加忠還經常自擬主題整理資料,如“十四個堅持”“八個明白”“共產黨員的責任是什麼”“共產黨是藏民族的救星”等,並自掏腰包打印資料,免費發放給群眾。“隻要群眾有需要,我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滿足他們。”加忠告訴記者,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免費發放‘四兩四愛’方面的資料3000多份。

堅定守初心的共產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