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原标题: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广东文学:文化融合新图景(文学新地理⑩)

  ●没有人有权利蔑视“今天”,真正有价值的写作,无论是取何种题材,都必须有当代意识,必须思考“现在”

  ●广东作家对新移民人群以及他们生活的描写,是中国文学中全新的经验和表述

  ●广东的诗人较少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他们更崇尚脚踏实地

  这几十年,中国在发生巨变,广东更是如此。文学作为一个时代的语言镜像,必然会体现出一个时代新的风习和气象;如何审视、书写当代人的生活与处境,是一个作家最重要的使命。但在今天的文学研究谱系里,当下经验因为还没有经过时间的淘洗,于是成了最为芜杂、过剩甚至不值钱的经验——小说、影视界重历史题材甚于现实题材,学术界也重古典甚于当代。

  但我想强调,没有人有权利蔑视“今天”,真正有价值的写作,无论是取何种题材,都必须有当代意识,必须思考“现在”。持守这个立场,就是一个作家的担当。波德莱尔说,“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而当代生活恰恰充满了全新的瞬间、全新的美,没有瞬间也就没有永恒。

  一个对“今天”没有态度的作家,很难赢得世人的尊重;而如何才能处理好如此迫近、芜杂的当代经验,更可见出一个作家的能力。福柯说:“或许,一切哲学问题中最确定无疑的是现时代的问题,是此时此刻我们是什么的问题。”文学也是如此。不少人都说,今日的文学略显苍老,其实就是少了一点少年意识、青年意识。“五四”前后几代人之所以精神勃发,就在于当时的“文学革命”旗手们,内心都充满着对青春中国的召唤,他们当年反复思考的正是今天的我们是什么、中国是什么的问题。这种青年精神改写了中国的现状,也重塑了中国文学的面貌。

  而广东文学这些年的成就和特色,最显著的就是一批青年作家的兴起,他们的写作,昭示出了一个青春中国的新质和前景。

  回想起来,广东文学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各个节点,都有自己的声音,但这个声音并不显著,少有领一时之风骚或提出时代命题的时候。各大文学流派、文学论争,比如朦胧诗、伤痕文学、寻根文学、先锋小说、文化大散文等等,都非发端于广东,也无特别重要的代表性作家出自广东,所以这几十年来,广东是中国文学的重要参与者,但不是引领者。其文学品格很难一言以蔽之。

  但广东文学这几十年来依然有重要的贡献,那就是它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化大融合的图景。各个地方、各种风格的写作者都涌向广东,都在这块热土上生活、写作,并融入其中,从而写出了很多不同风格的文学作品。南方的、北方的,传统的、先锋的,历史的、现实的,汇聚于一炉,色彩绚烂。这种文化融合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创新,从而使风格混杂本身也成为一种风格,无流派也成为一种流派。

  值得一提的是,广东作家对新移民人群以及他们生活的描写,对改革开放和工业化时代下打工者故事的讲述,是中国文学中全新的经验和表述。广东有大量的新移民,他们从外地来此生活、工作,那么多的城中村,住着那么多的打工者——尚未站稳脚跟,生活动荡不安而又充满干劲,这些人是最有故事、最有活力的一群。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所经历的成功与重压,快乐与悲伤。你可以说他们是“边缘人”,是弱势群体,但他们也是转型期中国前进的主要力量。通过他们,可以发掘出许多新的文学经验。比如《闯广东》《黄麻岭》《女工记》《国家订单》《下落不明的生活》《工厂女孩》等作品,就有意记录这种现实,他们的写作,是生活在广东的打工移民群体最好的精神传记。

  这些新移民人群所面临的苦恼、压力、困惑、悲伤,以及他们的快乐和希冀,是现代生存经验重要的组成部分。以前我们只要一讲到岭南,就想到民俗、美食、西关美女、柔软的日常生活图景,等等,太单一了;现在的岭南呢,发生了变化,原有的还保留着,但新的各种现代症候也正在被真实地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