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氢能必须要回答的三个哲学问题!

  在一次氢能研讨会上,记者初见高金林,当时他作为氢能相关企业代表做了演讲。与其他企业介绍自己公司产品不同,高金林对我国氢能发展提出了拷问灵魂的三个哲学问题:氢能从哪里来,如何制取?为什么要发展氢能?氢能要走到哪里去?

  在制氢环节,目前主要包括煤制氢、天然气重整、甲醇重整制氢和化学工业副产制氢等方法。未来,可再生能源制氢、太阳光合作用下水解产生氢气将成制氢发展趋势。据悉,当前我国是世界最大的产氢国和用氢国,氢资源非常丰富,价格也可以很低廉。高金林分享了具体数据,当前我国的年制氢量约2400万吨,是世界第一产氢大国,其中,工业副产氢源可供氢气约400万吨,可为约3000万辆燃料电池汽车提供氢气。

  高金林介绍,我国能源储备和消耗的特点是多煤少油缺气,目前我国的油气供给体系中,原油的对外依存度近70%,天然气约45%。“这种能源供应结构无疑非常危险。”高金林表达了他的忧虑。但他同时也表示:“我国在寻找既可以降低对外能源依存,又可以实现低碳清洁的道路。当前,我国在布局风电、光伏、核能、煤炭清洁利用等能源。而氢能即可以解决各种清洁能源储能和输送的问题,也可以降低化石能源的碳排放,是唯一可以与上述几种能源结合的能源,所以氢能是非常有前途的选项。”

  至于氢能将来往哪个方向发展,高金林认为,我国已经在氢燃料电池公交及物流车领域探索出了比较可行的商业模式,未来应着眼于规模化效应;建立氢的大规模供应体系,降低用氢成本;扩大城市内氢燃料电池公交、物流车的应用;推进网约氢燃料电池汽车的试点;推进跨区城、跨省市的长途大巴、运输重卡、物流车的示范运营;挖掘氢能产业的附加值,推广分布式冷热电联供示范工程;建设氢能的微电网储能,利用弃水、弃电、弃光、弃核和电网平衡等,扩大氢能的应用规模。

  我国有很强的能源自给需求和环保需求,加上中国有全世界最庞大、效率最高的道路运输物流体系,还有巨大的城市公交市场。因此我们国内的氢能源是从城市公交和物流起步的。“这个商业模式是美日欧无法复制的,可以说是中国的特色决定的。”高金林介绍道。“因此如果我们沿着这个模式走下去,继续科技创新,各行各业共同努力,不断降低用氢成本,不断降低氢燃料电池整车的成本,同时降低氢气的供应价格,提高氢能的经济性,一定可以把氢能行业发展起来。”

  “路走对了,就不怕远!相信,氢能的大规模化应用就在前路上的那一端!”高金林对氢能的未来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