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做事与管理哲学

做人做事与管理哲学



  

《做人做事与管理哲学》
  李茂年 著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7年7月
比较经济学理论(下)
  第三,顾客利益和上游供应商、合作伙伴利益的比较。为了一个或几个供应商的利益损害了大量顾客的利益,这个决策就要打住。
  第四,多数人利益和少数人利益的比较。一个问题的决策为了多数人的利益不要怕得罪少数人,反过来,涉及多数人利益的决策要十分慎重。当然,我们要尽可能地追求完美、追求点点滴滴的合理。
  第五,企业利益、供应商以及合作伙伴、个人利益的比较。企业利益和员工个人利益总体上是一致的、统一的,个别人为了个人利益损害企业利益的行为是绝对禁止的,这种行为一旦被供应商所利用,对企业造成的损失有时是很大的。
  第六,投入与产出、花钱与挣钱的比较。一个企业、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人会遇到许多到底是因小失大还是因大失小的决策,这需要运用比较经济学进行科学评估,尽量避免因小失大的决策。
  第七,选对路的人与做对路的事的比较。真正选对人、用对人,必须有一套选人用人的科学机制,这个科学的机制里面应该有比较经济学的方法,也就是在比较、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决策。
  运用好比较经济学,在“比较、评估、决策、执行”的过程中应该解决好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忠诚、公正、透明、廉洁。这是企业文化理念的内容。离开了以上8个字,你“比较、评估”得再好,在决策和执行层面也会走歪。位置没有摆正、公和私没有摆正、心术没有放正、屁股没有坐正,有了私心杂念、考虑了太多的人情关系和其他
  个人因素,就不会有好的决策和好的执行结果,就会形成“聪明人办糊涂事”的非正常后果。
  第二,要“自以为非”,不要“自以为是”。“自以为是”是运用好“比较经济学”的一大障碍。“自以为是”最明显的特征有两个:一是自我陶醉,认为自己干得不错,别人无法替代,舍我其谁;二是以自我为中心,我负责这一块,这个“地盘”就是我的,听不得不同意见,甚至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华为的任正非这些年一直讲的一句话是:自我批判。企业及部门、每个管理者都要进行自我批判。我们华联这个企业也是在“自我批判”“自以为非”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企业是这样,许多优秀的干部也是在“自我批判”“自以为非”中成长起来的。因此,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丢掉这个武器。
  我坚信,“企业经营管理中的比较经济学理论”,连同“盲人理论”“岗位厌倦症理论”“健忘症理论”结合在一起综合配套使用,形成互动,对企业健康发展和团队成员的健康成长,能产生长远的积极影响。 (完)
  本报明日起开始连载《武曌:中国唯一的女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