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暑假谁作主?

我的暑假谁作主?

  海钧睿(左二)协助爸爸一起在玉树为患脊柱侧弯的病童检查。作者供图

我的暑假谁作主?

  陈远歌

我的暑假谁作主?

  陈林濠

我的暑假谁作主?

  陈叶航

  行动派

  我来了,高原上的小伙伴!

  ● 海钧睿 北京 初一学生

  我爸爸是骨科专家,他的工作就是让那些不幸得了脊柱侧弯的人重新挺起腰、昂起头。每年暑假都是爸爸最繁忙的时候,很多脊柱侧弯的病孩都会集中在此时找爸爸诊治——筛查、义诊、门诊、手术。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大人们说起“大海脊柱拯救行动”,那是爸爸发起的专门救助贫困脊柱侧弯孩子的爱心项目,还比我大一岁,所以我和这个爱心项目都是爸爸倾心培育着的至爱。

  为什么有的小伙伴脊柱会是弯的?是气候因素、地理因素、遗传因素,还是饮食因素?我曾经带着疑问去爸爸工作的医院实地看望脊柱侧弯的病孩,发现许多人都来自高原藏区——红红的脸蛋、明亮的眼睛、微卷曲的头发,但驮着背,像是背个“大包”。 我们一起聊天,我鼓励藏族小伙伴别怕手术,因为爸爸的医疗团队是最棒的!小伙伴儿们拿着我带去的文具和书本特别高兴,还邀请我有机会去他们的家乡看一看。

  就在几天前,也就是我12岁生日前夕,刚放暑假的我坚决要求加入爸爸组织的青海玉树藏区脊柱侧弯拯救项目。作为年龄最小的义工,我相信能和大人一起,为那些不幸脊柱侧弯的藏族小朋友们做些事情。我可以给他们辅导功课、讲解数学题,还可以给他们讲北京的世园会和冬奥会筹备情况。

  穿越皑皑雪山,飞机终于降落在玉树巴塘机场,我跨上了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热情的藏族同胞给我戴上了洁白的哈达,蓝天、白云、绿草、牦牛……我特别兴奋,但走路轻飘飘,喘气有些急促。在玉树八一医院,我又遇见了在北京结识的藏族脊柱侧弯小伙伴,他们从玉树各县被集中到医院作手术后复查。看到他们,我暂时忘了高原缺氧,跟随爸爸的团队开始了紧张的义诊筛查工作。

  高原就是不一样,平原上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在这里忽然变得特别费劲,走路稍微快一点儿,心跳得就像是要从嘴里蹦出来。半天的义诊筛查让大家筋疲力尽。

  “海钧睿,山后面的镇子里有所小学,咱们去给小朋友辅导功课吧。”妈妈的话就像强心针,我立刻又来了精神,坐车奔向海拔超过4500米的完全小学。劳碌整整一天,到了晚上难以入睡,一夜头痛得辗转反侧。我在床上躺着,想想那些脊柱侧弯的藏族小伙伴儿,他们能克服困难,我也一定能克服困难!

  为什么青海玉树高原上脊柱侧弯的小孩特别多?我还需要作进一步科学探究,只要发现了致病原因,就能从根上控制高原孩子们的脊柱发生侧弯。青海玉树的藏族小伙伴儿们,明年我还要来、还会来帮助你们!

  行动派

  我的假期“飞”起来

  ● 陈远歌 北京 初一学生

  我有太多事情想要往暑假里面装——去夏令营、做实验、听音乐、会朋友、练书法、写作业……

  今年暑假第一天,我独自飞往美国,参加为期3周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资优天才营(简称CTY)的学习和生活。

  CTY面向全世界中小学生开放,课程包含计算机、工程学、遗传学等。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八年级时在CTY学了编程课,从此开始了他的代码人生,华裔数学家陶哲轩在美国的数学之旅便是在CTY启程的。我选择了位于东海岸的富兰克林和马歇尔学院学习密码学。

  我期待着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一起学习交流,体会多元的文化和思维,学会用国际化的视野去探究世界,激发我的创造力。

  科学探索充满乐趣,它充实我的知识,提高我的能力,这个暑假让科学飞起来。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传统八雅中,我钟爱书法。这个暑假习字是必不可少的。

  我喜欢临摹字帖,夏日的夜晚,酷热喧嚣相伴。临案习字,墨香缠绕周身,脑海中不时浮现名贤名句,无不是对灵魂的锻造和精神的提升。书一条“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我认识到不能炫耀;书一条“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我认识到生活学习需要经常反省;书一条“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我认识到齐家治国需胸怀。与古贤并肩,我有信心出类拔萃,卓尔不群。

  书法魅力妙不可言,它陶冶我的性情,提升我的境界。这个暑假让我的书法飞起来。

  作为古典音乐爱好者,暑假去音乐厅欣赏两场音乐会是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