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

比如,孙正义和稻盛和夫的传记、作品中都有这样的励志文字:

要一步一步地做,有严格的、阶段性的目标;

先有小目标,比如做成街道第一,然后全县第一,随后全市、全省、全国第一,最终目标,世界第一!

这都是在他们的传记或者亲笔写的书籍中记录的,应该是真的。

孙正义本身就是一个精力极其充沛、整天上蹿下跳,一刻不得闲的人,在美国读书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学校的同学甚至教授,发明了“翻译机”,赚了人生第一桶金;

这样的性格,创业之初,就胸怀“世界第一”的梦想,十分可能。

但如此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是双刃剑,孙正义如今深陷债务危机、困难重重,和这种心态不无关系。

稻盛和夫的书中,也有“争第一”的励志思路。

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

稻盛和夫

但他和孙正义明显不同,他信佛。佛性让他的理念,在竞争之余,又有了许多缓冲,不再那么硬碰硬,结局就好很多。

这两个人的例子告诉我们:任何励志文、鸡汤文,都要结合作者以及读者的切身经历、实际状况,去消化吸收,不养盲目接纳。

任正非名下挂的名言、故事、励志文,也是很多的。

11月6日,和讯网刊发了任正非的一个访谈,内容是任正非会见吉田宪一郎的会谈纪要。

这份访谈中透露的很多细节,无情地扇了“鸡汤励志文”一个耳光,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任正非。

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

任正非

媒体以及鸡汤文中经常引用的几个“励志段子”,也被任正非无情地否定了。

其一,华为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假的。

吉田社长说,听说华为是这样一种发展:国内先从农村开始,逐渐向县级、市级、省级……发展市场;海外全球市场,从落后国家到发展中国家,最后再打入发达国家。是这样的发展模式吗?

任正非断然否认了——

不是,从农村到城市不是我们的战略,这是媒体自己的包装宣传。

任总真是满嘴大实话。他解释了原因:一开始我们也想进发达地区,可是“产品达不到高标准”,没办法啊!

无奈只好先从农村打开市场,但并不等于是把农村作为战略目标。

何况,如果盯着农村,就等于满足于自己产品的“低标准”,将来想进入发达地区,几乎是不可能的。

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

其二,创业之初,任正非就定下宏大的目标,做全球第一。假的。

这个问题,也是吉田社长从有关资料上(鸡汤文)看到后,向任总发问的。

代表了广大青年的心声。很多人早就想这么问了。

你去看看孙正义、稻盛和夫等人的书,这种观念,似乎发端于日本,大有弘扬于世界之势。

任正非又说大实话了:当时自己之所以40多岁开始创业,是因为裁军(和王健林一样),不得不开始摆摊创业。

当时的目标,是生存下去!哪有什么“全球第一”的奢望!

确实,那时候就谈世界第一,实在有点眼高手低。

人需要目标,但目标要步步为营,不可好高骛远。

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

比如王健林说过的“一个亿的小目标”,很多人把这当笑话看,其实他是很认真的。

只不过1个亿在他眼中太少,所以堪称“小目标”;对普通人而言,可以把100万作为“小目标”。

小目标是务实、夯基础的目标,大目标是众多小目标组合而成的。

这一点在稻盛和夫的《活法》《干法》等书中,说得十分详细:你可以立志成为世界第一,但前提,是先要成为街道第一。

如果街道第一还没做到,就谈世界第一,也无怪乎别人把你当疯子。

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

即便现在,任正非的目标也不是“世界第一”,而是谦虚低调的“世界前列”:

最近十来年,我们才下定决心要走向世界前列,但不是世界第一, “第一”是社会上给我们编造的。外界为了互联网的点击率,在描写时都想把我们神化了……

第三,在母亲肚子里就想称霸世界。假的。

这个实在太容易辩驳了,如果一本书里出现这样的文字,毫无疑问,这本书的作者一定被传销洗过脑。

第四,小学成绩好、大学有理想。假的。

这是任正非自己亲口否定的,但不能排除他谦虚的成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大学学的是建筑专业,不是通讯。后来干华为,涉及的通信知识,是自己重新学的。

任正非终于说实话了!5个励志段子被无情打脸!